“不需要诗歌的年代”,更需要伟大的诗歌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21:29

[摘要]什么也不能将他从对黑房间的痴迷中拽开。俯身于水池,他试图在水面下固定脸:永远是嘴唇的蠕动获胜。

本文摘自《杜弗的动与静》,[法]伊夫·博纳富瓦著,树才 郭宏安 译,世纪文景 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7年7月出版

反柏拉图

Anti-Platon, 1947

树才译

1.

就是这个东西:比真实马头还要大的马头,上面嵌饰着整座城市,它的街巷和城墙,在双目之间奔走,建造了这座城市,用一个真实的月亮斜着照亮它,就是这个东西:蜡做的妇人脑袋,头发蓬乱,正转动留声机上的唱盘。

此地的所有事物,柳树、裙子和石头的国度,就是说:柳树和石头之上水的国度,斑驳裙子的国度。这笑声满是血,我告诉你,永恒的偷运者,脸部对称,目光空洞,在男人的头脑里,比完美的思想更沉,思想只会在它的嘴上褪色。

2.

可怕的武器一把斧子阴影之角印在石头上,苍白和喊叫的武器当你旋转受伤的节日的裙子,一把斧子应该让时间从你的脖颈上离开,噢沉甸甸!一个国度的全部重量,武器从你手上掉落。

3.

怎样的意义赋予了它:一个男人用蜡和色彩形成一个妇人的幻影,把她装扮得酷似真人,强迫她活着,凭智慧的光照,给她这份犹豫,甚至在她那微笑所表达的动作的旁边。

然后武装上一支火炬,在火焰的变幻中抛开整个身体,协助肉体的变形和分裂,一瞬间投射上千张可能的脸,用众多的魔鬼自我照亮,像一把刀感觉这阴森森的辩证,血的雕像在那里复活,分散,在蜡和色彩的激情中?

4.

血的国度在黑色的奔跑的裙子下继续

当我们说,此地开始夜的肉体并搁浅在歧路上

而智慧的你,你挖,在羊群中为高高的灯光

你在死亡那乏味国度的门槛上掀翻自己。

5.

被囚于一个房间,被囚于噪音,一个男子在洗牌。一张:“永恒,我恨你!”另一张:“愿当下解脱我!”

而在第三张上,男人写下:“死,必不可少。”就这样,他走在时间的裂缝上,被自己的伤口照亮。

6.

我们来自土地之嘴上的同一个国度,

你,一下子铸就,在叶簇的默契中

而人们叫做我的那个人,当白日将尽

门自己打开,人们谈论死亡。

7.

什么也不能将他从对黑房间的痴迷中拽开。俯身于水池,他试图在水面下固定脸:永远是嘴唇的蠕动获胜。

断了桅杆的脸,沉沦的脸,只需碰触牙齿就能让它死吗?手指经过时,死亡会微笑,就像沙在脚掌下退缩。

8.

被囚于烧焦了的绿地的两个盗贼之间

而你石头做的脑袋献身于风的帷幔,

我看着你深入夏天(像一只螳螂在黑草丛的画里),

我听见你在夏天的背面喊叫。

9.

人们告诉他:挖这一小块疏松的土地吧,它的脑袋,直到它的牙齿重新找到一块石头。

只对塑造敏感,对经过敏感,对平衡的颤抖敏感,对已经从四面八方爆发的确认了的在场感,他寻求闯入的死亡的鲜活,他轻易就战胜了没有青春的永恒和没有灼烧的完美。

围绕这块石头,时间沸腾。触到这块石头:世界的灯盏转动,隐秘的灯光环行。

作品简介:

[法]伊夫·博纳富瓦著,树才 郭宏安 译,世纪文景 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7年7月出版

博纳富瓦的诗宗于波德莱尔、马拉美、瓦雷里以来的象征主义传统,又融入了现代主义艺术的创新活力,代表了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法国诗歌主流。他的诗优美而繁复,时见玄秘,通过语言的创造从日常经验上升到空灵无上的境界。他的诗歌创作风格在整个20世纪法国诗坛上独树一帜。《杜弗的动与静》收入博纳富瓦早期的四本诗集,包括《杜弗的动与静》《昨日,大漠一片》《刻字的石头》《在门槛的圈套中》,均为诗人代表作。

(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